IS成员今年去哪儿?缴械回家还是重整旗鼓?

2017年已在身后,曾饱受战火荼毒的叙利亚、伊拉克等国也正从创伤中逐渐缓和过来,准备翻过旧日历,迎接新篇章。但是,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(IS)带给全世界民众的恐惧阴云就此远去了吗?美国打击“伊斯兰国”多国联盟指挥官保罗·芬克(Paul Funk)在一份新年报告里并没有表现得太过乐观。




依旧不能松懈的反恐形势

当地时间2018年1月1日,美军联合特遣部队“坚定决心”行动(又称打击“伊斯兰国”多国联盟)总指挥长芬克在该组织的脸书首页上传一段视频,在发表新年贺词之余,也为人们介绍了多国联军在打击IS行动上的最新进展:一方面,这支多国联军的队伍已经壮大到共有74个成员,在2017年从IS手中总共夺回约6.5万平方公里土地;但另一方面,即便去年末叙利亚、伊拉克等国相继宣布击败IS、全境解放,但多国联军仍旧不能松懈,IS的仇恨意识形态依然是全球一大威胁。“IS随时都有可能回来,只有通过多国联盟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,才能将其彻底、永久地击溃。”


与芬克的这番讲话相似的,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年前夕在自己的官方推特上发布的一段视频,他宣誓击败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,绝不允许它在美国境内生根。



在新年之际,美国人再次表达同极端组织一战到底的决心,或许也称得上事出有因。2017年12月28日,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一起自杀式恐怖袭击事件,造成至少41人死亡,80人受伤。随后,IS宣布对这起事件负责。时间稍稍往前,在去年11月,阿富汗的一家电视台遭遇恐袭,导致2名保安死亡,20多人受伤;10月,一家清真寺遭遇恐袭,30多名当时正在做礼拜的信徒遇难。而站在这些规模不小的恐袭事件背后的,也都是IS。


对于这场颇有迹象的IS“死灰复燃”之势,以美军为主的多国联盟正在加大力度做好防范工作。根据芬克所说,目前,多国联盟正在对12万6500名伊拉克安全部队士兵进行训练,而在叙利亚境内,这一数字则是1万2500人。



IS成员去哪儿?

一方面,叙利亚正同IS进行最后决战,以将幼发拉底河中部流域从IS手中解放;伊拉克也在致力于战后重建工作。但另一方面,虽然这两国取得了节节胜利,人们或许还不能早早开始庆祝“天下太平”。



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上周表示,战争远未结束,在伊拉克,美军仍在与伊方通力合作,搜寻残留的IS武装人员,“他们或许彼此之间会找到对方,彼此藏到一个屋檐下舔舐伤口,然后想着:现在能做什么?”,“我们要做的就是将他们围追堵截,直到可以交由当地安保部队对之采取措施。”


根据美国中情局估算,IS在鼎盛时期大约有3.1万名武装战斗人员,如今在多国部队的打压之下,到2017年末,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IS武装人员只有不到1000人。但是在这座将倾之大厦的下面,其人员何去何从却还不是一个定论。


乔治敦大学教授丹尼尔·拜曼(Daniel Byman)指出,对于那些原本就是伊拉克人或叙利亚人的IS武装人员来说,他们很有可能就放弃战斗,尝试直接在当地重新融入普通人的生活。但对于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的武装人员而言,这样的融合就不太容易了,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会选择继续留守、战斗,另外一些人则会想要回到自己的祖国去。



在这些外国的IS武装人员中,有不少人来自欧洲。刚刚卸任的美国国家反恐中心前负责人尼克·拉斯穆森(Nick Rasmussen)表示,当前,欧洲国家正敞开怀抱欢迎这些曾经的IS武装人员再度归来。


而除了欧洲,IS武装人员的另一个归宿更应当引起人们的注意。就如俄罗斯总统普京不久前表示的,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被打散后其人员回流的方向非常值得关注,因为不少人回流到了阿富汗、巴基斯坦和中亚。俄罗斯安全机构给出的评估更显示,IS在阿富汗的武装人员现在已经多达1万人之众。这或许也能解释,在叙利亚、伊拉克境内的IS逐渐销声匿迹的时候,何以阿富汗却遭到了更多的恐怖袭击。



事实上,作为曾经的发源地,IS转移到阿富汗继续发展也是顺理成章的,更不用说阿富汗楠格哈尔省当地“呼罗珊”基地恐怖组织是最早宣誓效忠IS的极端组织之一。此外,楠格哈尔的IS武装也倾向于在阿富汗年轻人中招募支持者,由于阿富汗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40%,因此“出手大方”的IS在此笼络人心几乎是轻而易举的。


IS是否会和它的前身“基地组织”一样,斩草却不能除根,反而“春风吹又生”呢?2018年的春天还未到来,所有人都吃不准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